寧瑪派的歷史與沿革

來源 烏金貝瑪宮殿 友善列印


西藏的第一座寺廟   桑耶寺
      寧瑪派
(紅教)是於第七至第九世紀從印度傳到西藏的,是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中最早的傳承,其他三個教派分別為舉 (Kagyud), 迦(Sakya) 和格魯(Gelug), 又稱之為新教, 是稍後才於西藏發展的。「寧瑪」(Nyingma)的意義即是「古老的」因為它在第八世紀時,第一次將佛經從梵翻譯成藏語中就已經發現了它的存在。 當時的藏文和語法事實上就是為了致力於翻譯佛經的努力而創造的。它主要是它繼承了從“前弘期”流傳下來的密教思想以及相關儀軌,俗稱“紅教”或“紅帽派”,這是依據寧瑪派僧侶頭戴紅色僧帽而命名的俗名,此稱呼不太妥切。寧瑪派認為,該宗派的教法儀軌等均傳承于藏傳佛教“前弘期”的蓮花生大師。因此,寧瑪派便成為藏傳佛教諸多宗派中歷史最為悠久的一支派別。 

 
    寧瑪巴(紅教) (Nyingma Tradition)事實上由幾個不同的傳承組成, 而他們的起源都可追溯到印度第二佛蓮花生大(Padmasambhava) 此大師在經典中稱他為金剛的創始者。 寧瑪學派的主要創始人或是學派之父稱之為KhenlopChosum 包括Shantarakshita堪布菩提薩埵, Lopon Padmajungne蓮花生大Chogyal Trisong Duetsen赤松德讚。 他們將佛法帶到西藏這個地方,並且在西藏土地上創建了第一座的佛教寺院桑耶寺(Samye)。 桑耶寺是這段時間在西藏主要的佛法傳播中心。
 
發展前期
寧瑪派作為一支獨立的宗派,也是在後弘期中形成的,因為在前弘期時沒有宗派之分。由於早期的寧瑪派採取師徒和父子相傳的傳教形式,既沒有形成統一的系統教義,也沒有固定的權威性寺院,而且其僧侶組織比較鬆散。雖然寧瑪派的教義及其傳承比較龐雜,但一般可歸納到三種傳承,即遠者經典傳承,近者伏藏傳承,以及甚深淨境傳承。
 
值得特別提出的是,在藏傳佛教後弘期的初期階段,有三位寧瑪派大師對寧瑪派的形成起到了關鍵性作用。三位大師史稱三素,即索波切·釋迦瓊乃(1002——1062年)、索璃·喜饒扎巴、索·釋迦桑格(1014——1074年)。索波切·釋迦瓊乃從小親近當時的許多密宗大師,廣泛學習寧瑪派教法,逐步學到了各種流行於當時的密法。比如,索波切·釋迦瓊乃從娘·耶協瓊乃大師前完整地學到了《幻變經》密法,托噶·南喀拉大師又給他傳授了《集經》密法。可見,索波切·釋迦瓊乃基本上繼承了前弘期傳承下來的遠傳經典派的全部教法。後來索波切·釋迦瓊乃還特意向大譯師卓彌·釋迦耶希(993——1075年)敬獻一百兩黃金,獲得道果法的圓滿傳授。通過廣泛求教學習和自身的刻苦鑽研,索波切·釋迦瓊乃很快成長為當時的一名精通寧瑪派教法並具有淵博宗教知識的著名大師,特別是他創建鄔巴隆寺,為寧瑪派開闢了一個統一的宗教活動中心。從此索波切·釋迦瓊乃就在該寺開展一系列促進寧瑪派教法儀軌得以進一步完善或發展的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宗教活動,使寧瑪派結束以往的的分散格局或無組織狀態,開始走向擁有完整教法儀軌和寺院組織的正規宗派行列。
中期發展
索波切·釋迦瓊乃去世之後,索瓊·喜饒扎巴成為惟一的繼承人。他在管理鄔巴隆寺、卓浦寺和劄嘉沃修行地三處寧瑪派的活動中心時,建立健全規章制度,使寺院宗教活動開始走向正規化。比如,他規定每天早晨在鄔巴隆寺舉行宗教活動,正午在卓浦寺舉行宗教活動,傍晚在扎嘉沃修行地舉行宗教活動。同時,為了擴大宗教活動規模,索瓊·喜饒劄巴親自主持建造了一座九個柱子的豪華佛殿,取名為空行神殿,裡面塑有42尊佛像及護法神,並在兩面牆壁分別繪有廣略壇城圖案。除此之外,還建立了幾座小殿。此外,索瓊·喜饒扎巴在佛教顯宗理論特別在因明學上有一定的造諧,並具有很強的辯論能力。因而他又成為當時其它新興宗派僧侶在辯經場上的主要競爭對手,經過多次辯經,索瓊·喜饒扎巴所向無敵,在當時的佛教界贏得崇高榮譽,後來許多辯經對手都一一成為他的弟子。由於當時寧瑪派僧侶大都為居士,他們主要注重於密法的修煉,而不十分關心對顯宗理論的學習。在這種寧瑪派在顯宗理論的辯經方面沒有更多人才的情況下,索瓊·喜饒扎巴便成為一枝獨秀,他為寧瑪派在當時其它宗派中樹立良好形象作出了巨大貢獻。
 
·釋迦桑格,又名秘密怙主·卓浦巴或拉傑欽波·卓浦巴,是索瓊·喜饒扎巴的兒子,于1074年也是他父親去世的那年出生。根據有關藏文資料,索瓊·喜饒扎巴大師有三位兒子和數名女兒,而且都是修習寧瑪派教法的僧尼,後來唯獨最小的兒子索·釋迦桑格便獲得大成就而成為父親的接班人。索·釋迦桑格主要靠他的母親和舅舅撫養成長,十五歲前在家中一邊學習文化、一邊練就管理家務的本領,因為當時索·釋迦桑格家已是一戶資財極為豐富的富裕大家,需要有人管理。從十五歲開始至十九歲,索·釋迦桑格外出廣拜名師,系統學習佛教理論,特別學到了《集經》、《幻變》和《心品》等寧瑪派遠傳經典部的全部教法,成為繼承和發揚這一傳承的著名人物。總之,索·釋迦桑格將卓浦寺作為自己常住的主寺,進行了大規模地修復和擴建,並在該寺每年舉行四次大型宗教活動,即春、夏、秋、冬四季法會,為寧瑪派寺院朝著正規化發展作出貢獻。索·釋迦桑格於1134年安詳地離開了這個充滿歡樂和痛苦的人世間,享年60歲,他在短暫的一生中,圓滿完成了一位宗教職業者肩負的任務或應盡的職責。
 
   經過三位大師的不斷努力,寧瑪派已成為一個有固定寺院、有系統經典、有僧侶組織的完全獨立的宗派,並在當時享有聲譽。這一傳承屬於寧瑪派中的經典傳承,也是寧瑪派中最正統、最權威的傳承,在藏族地區一直流傳至今。
 
   另外,還有一位為寧瑪派的發展作出特殊貢獻的人物,這就是寧瑪派史上享有崇高威望的隆欽饒降巴。他生於1308年,本名叫智美奧色,十二歲出家,在當時的諸多大師前修學寧瑪派以及其它宗派的密法;同時,又在桑浦寺學習《茲氏五論》和《法稱七因明》等顯宗經論。因此,隆欽饒降巴成為當時藏傳佛教界顯、密兼通的著名人物。他的著述頗豐,其中最著名的有寧提法類三十五種,即喇嘛漾提等,以及七大藏論,即《勝乘藏》、《實相藏》、《要門藏》、《宗派藏》、《如意藏》、《句義藏》、《法界藏》。這些論著主要闡揚了大圓滿法的教義。隆欽饒降巴在晚年還宣講寧瑪派的又一深奧大法,即空行寧提,為這一密法的傳播作出貢獻。他於1363年去世,享年56歲。
 
降欽饒降巴在他的短暫一生中,不僅豐富和發展了寧瑪派的教理教法,而且為寧瑪派培養了諸多高僧大德,為擴大寧瑪派的勢力作出了傑出貢獻。隆欽饒降巴到過不丹,並在那裡建造了一座叫塔爾巴林的寧瑪派寺院,後來寧瑪派又從不丹傳到尼泊爾。因此,近代許多不丹和尼泊爾的寧瑪派僧人常到康區的佐欽寺學習寧瑪派的教法。

五世達賴時期
西元17世紀,寧瑪派在五世達賴的支援下,在西藏地區得到進一步的發展。五世達賴不僅扶持原有寧瑪派寺院,使多傑扎寺、敏珠林寺等擴大其勢力,而且親自創建一座寧瑪派新寺,即尊勝洲寺,在該寺專門傳授寧瑪派教法,還把噶瑪噶舉派的創始人都松欽巴在山南洛紮建立的拉隆寺改為寧瑪派寺院。另外,自五世達賴以來,西藏地方政府,每遇戰亂、災害、瘟疫等,都要從桑耶寺請寧瑪派僧人進行占卜、作法禳解,從而提高了寧瑪派在社會上的地位。因此,寧瑪派在五世達賴時期,有過一段輝煌的歷史。
 

寧瑪派寺院
目前在中國的整個藏族地區共有753座寧瑪派寺院,從數量上看,它僅次於格魯派寺院,而大大超過其它教派的寺院,在藏傳佛教諸多宗派中位居第二。作為藏傳佛教諸多宗派中歷史最為悠久的宗派,寧瑪派在藏族地區有著漫長的歷史演變過程。除了眾所周知的西藏自治區境內的桑耶寺等寧瑪派寺院是早在西元8世紀創建之外,在其它藏族地區也有不少歷史久遠的寧瑪派寺院。比如,藏傳佛教前弘期內產生的藏族第一批出家僧侶中的比盧遮那大師早在西元8世紀就到今四川阿壩藏族地區傳教佈道,在那裡他一邊翻譯佛經、講授教法、坐禪修定,一邊招收徒弟、建立寺廟、弘傳佛法。正因為有了如此的歷史背景,今日阿壩藏族地區的寧瑪派極為興隆。在這一地區寧瑪派寺院的數量遠遠超過其它藏傳佛教宗派的寺院,這種現象在其他藏族地區是絕對沒有出現過的,說明寧瑪派在阿壩藏族地區不僅具有悠久的歷史,而且是有著一定的宗派勢力。
 
另外,寧瑪派的前身即吐蕃佛教在西元8世紀也陸續傳入今雲南迪慶藏族地區。目前,這一地區寧瑪派寺院在數量上雖然位居第三,但時間最久。
青海寺院
吐蕃佛教於西元9世紀中傳入今青海藏族地區。西元841年吐蕃贊普朗達瑪發動滅法運動時,三位藏族僧人(藏·饒賽,約·格瓊,瑪·釋迦牟尼)為了使吐蕃佛教不受滅絕之災,攜帶不少佛教律藏經典逃至今青海東部的藏族地區,並在今華南藏族自治州的尖紮縣以及海東地區的循化、化隆、互助、樂都、西寧等地傳教,培養佛教門徒,並建立了一些寺廟等宗教活動中心,如丹鬥寺、白馬寺等就是在這一時期建立。目前,寧瑪派寺院不僅遍及青海省的整個藏族地區,而且數量較多,僅次於格魯派寺院。
西藏寺院
從目前寧瑪派寺院的整個分佈情況來看:西藏自治區境內有344座;四川省甘孜及阿壩兩地有262座;青海省的藏族地區有135座;甘肅省的藏族地區有8座;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有4座。從這些數字中就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西藏和四川是中國藏傳佛教寧瑪派寺院比較集中的兩大地區。從時間上看,寧瑪派寺院除了極個別是在後弘期內逐漸建立起來的。因而寧瑪派寺院在其創建過程中也曾受到藏傳佛教其它宗教寺院的影響。目前,不少寧瑪派寺院無論在建築規模上,還是在組織戒律上都可以與其它宗派的寺院,甚至與格魯派的寺院相媲美。比如,四川甘孜地區的噶托寺、佐欽寺、白玉寺,協慶寺,以及西藏山南地區的桑耶寺、敏珠林寺、多傑扎寺等均屬於此類寺院。
四川寺院
位於今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白玉縣城以北約20公里處的噶托寺是一座歷史比較悠久的寺院,這座寺院是由寧瑪派歷史上號稱三索中的卓浦巴大師的一位再傳弟子嘎當巴·德協西巴(1127——?)高僧于13世紀中葉主持創建的。該寺最興隆時占地約1平方公里,設有經堂48座、辯經堂42座、坐經堂5座、僧舍513套。尤其有三座著名的佛殿,第一殿置有從印度運來、高9.4米之銅塔;第二殿供奉高8米的釋迦佛銅像;第三殿為密宗殿。寺院還擁有印經房11間,當時裡面保存藏、梵文經書達9000餘種。在教法傳承方面,以傳授屬於西藏敏珠林一派的南傳教法儀軌,同時兼習寧瑪派中的遠傳經典派的教法體系,寺院主持以轉世活佛的方式來接任相承。總之,噶托寺已是一座設施齊全、結構完備、規模較大的正規寧瑪派寺院。解放前,噶托寺一直受到德格土司的支持和供養,因而得到不斷地發展壯大,在藏區享有較高的聲譽,歷來前往該寺朝拜的香客絡繹不絕。目前,噶托寺依然煥發出昔日的輝煌,香火十分興隆。
1675年,一位名叫仁增貢桑喜饒的高僧在今四川甘孜白玉縣城附近創建了又一座著名的寧瑪派寺院,即白玉寺。該寺的最大特點在於它同藏傳佛教帕主噶舉的瑪倉巴支派在教法儀軌上有一定的聯繫,故在佛教顯密教法的傳授以及修習等方面與寧瑪派其它寺院有所差別。比如,白玉寺的寺主雖然也是以活佛轉世的方式來選定擔任,但是歷輩轉世活佛,即噶瑪洋賽活佛都要前去噶瑪噶舉寺院德格八蚌寺,在司徒活佛座前受戒。需要說明的是,八蚌寺為德格土司的家廟,在德格土司的轄區有著特殊的地位。不難看出,在白玉寺內出現噶舉派和寧瑪派在教法儀軌方面相結合的現象,有其特殊的政治文化背景。白玉寺歷來一直以寧瑪派寺院的身份自居,它有眾多的寧瑪派屬寺。根據有關資料,白玉寺在四川的阿謦和甘孜地區,西藏昌都的江達一帶,青海的果洛等藏區擁有一百多座寧瑪派屬寺。這說明白玉寺在整個藏族地區具有舉足輕重的宗派勢力。
主要法典
1684年第五世達賴喇嘛阿旺羅桑嘉措(1617——1682)命其弟子寧瑪派高僧白瑪仁增大師(1625——1697)前往康區傳教,在康區又得到林蔥和德格兩大土司的鼎力支援,於1685的在德格東北不遠處建立佐欽寺,第一代活佛,自此轉世相承。後來佐欽寺得到從清朝中央政府到地方勢力以及周邊國家不同程度的支援,其發展之規模、速度等各個方面皆超過噶托寺和白玉寺,成為西康地區最著名的寧瑪派寺院。根據四川省檔案館藏檔案,清雍正九年(1713年)果親王來康時,特贈鍍金佛像100餘尊。第三代任寶卿系達賴姨表兄弟,得西藏資助創設講經院。不丹國不僅派僧人前來學經,而且禮聘該寺大喇嘛擔任國師。第五代任寶卿獲不丹國的損獻,開辦高級部講經院,免費為深造者提供食宿。竹慶寺因有種種特殊援助,發展神速,成為四川藏區寧瑪派之三大主寺之一。這便是佐欽寺之所以如此興隆長盛的主要客觀因素,在主觀方面佐欽寺也做了不少有利於自身發展的工作。比如,佐欽寺在教學方面,參照格魯派在系統學習佛教顯宗理論所取得的成功經驗,開設了必修的十三部顯教經論課程,它們分別是《俱舍》、《因明》、《部律論》、《攝大乘》、《辨中邊》、《辨法法性》、《現觀莊嚴》、《入中》、《入行論》、《根本智》、《回諍》、《無常觀》、《解脫道》。這十三部經論相當於格魯派寺院裡學習的五部大論,同時進修隆欽饒降巴等寧瑪派著名學者的論著。
因此,佐欽寺逐漸變為甘孜、阿壩地區乃至整個藏族地區系統學習寧瑪派教法的中心寺院,甚至成為一座深造佛教知識、研習藏族傳統文化的最高學府。解放前,佐欽寺常住寺僧一般在五六百人左右,而且它的聲望似乎也超過了前藏的多吉扎寺和敏珠林寺。各地寧瑪派僧人也常到這個寺院求學,不丹和尼泊爾的的寧瑪派僧人也往往來這裡求學的。可以說,佐欽寺不僅在中國藏族聚居地區贏得很高聲譽,而且在周邊國家享有崇高的威望。佐欽寺僅在中國藏族聚居地區就擁有一百多座寧瑪派屬寺,這些寺院主要分佈在四川阿壩、甘孜二地,以及青海玉樹等地區。
主要道場
協慶寺:位於海拔四千多米的四川康藏德格縣內,是密宗寧瑪派(紅教)六大道場之一(六大道場:西藏的多傑扎寺、敏珠林寺,朵康的協慶寺、竹慶寺、噶陀寺、白玉寺)。全稱協慶丹尼達吉林寺,協慶寺約在1731年建成,協慶寺現位於四川省甘孜州德格縣竹慶鄉,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顯密經論並舉,是注重寧瑪派大圓滿法實修的道場之一,至今法脈傳承從未間斷,該寺迄今為止,已有眾多大圓滿成就者。早在西元1685年,執教政於一體的五世達賴喇嘛,曾封大成就者夏朗冉江巴丹畢加參執掌朵康地區的政教大權。夏朗冉江巴尊者在大圓滿定中獲得蓮師之授記,要他在一座形如獅子的山上建寺廟。故尊者於西元1698年在一處叫崗龍山的地方建成了最早的協慶寺,取名為協慶鄔金曲宗。尊者主持寺廟中一切弘法利生之事務,從而成為第一世協慶夏朗冉江巴丹畢加參仁波切。
 
西藏自治區作為藏傳佛教的發源地和活動中心,這裡不同宗派的眾多寺院在整個藏族地區享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寧瑪派也不例外,如多傑扎寺和敏珠林寺,不僅在西藏自治區境內而且在中國的整個藏族地區也有著很強的影響力。
 
多傑扎寺:位元於今西藏自治區山南地區貢噶縣境內的雅魯藏布江北岸的一座山崖腳下,規模不大,遠處望去,寺院與山崖非常協調,極為壯觀。該寺最初由一位名叫紮西多傑的後藏沒落貴族于西元16世紀末葉創建,據說寺院背面的山崖中曾出現過一個自然形成的質地為綠松石的金剛杵,因而寺院取名為多傑扎寺多傑扎是藏語音譯,意為金剛崖多傑扎寺自創建以來,特別是在17世紀得到五世達賴的大力扶持,有了長足發展,最盛時住寺僧侶竟達二千多人,這在寧瑪派寺院中為數不多,說明多傑扎寺曾在歷史上有過興隆長盛的時期。該寺在文革中遭受了破壞,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會以後,國家撥專款進行了維修。現任西藏自治區政協副主席、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多傑·江白洛桑活佛,亦常去該寺主持佛事活動,寺廟的管理工作也做得較好。目前多傑扎寺有29名出家僧侶,其中只有二名老僧,分別是77歲和71歲,其餘都是年輕僧侶,最大的30歲,最小的只有16歲。可見,多傑扎寺的僧侶結構為年輕型,而且僧侶中除了一人來自日喀則仁布縣外,均為本地山南地區貢噶縣人。該寺有嚴密的管理機構,即寺院民主管理委員會,簡稱寺管會,由一名主任、兩名副主任、三名委員組成,並有具體的分工。因而無論是寺院的經濟管理、宗教活動,工作安排皆井然有序。在教法傳承上,多傑札寺經寧瑪派北傳支系的祖寺自居,在整個藏族地區擁有許多屬寺,大都又在四川藏族地區。尤其是多傑扎寺與四川甘孜德格縣境內的著名寺院佐勤寺之間保持著密切的關係。因為這兩座寺院同屬寧瑪派北傳支系,在教法義理、宗教儀軌等方面互相學習,取長補短。目前,多傑扎寺在教法儀軌的應用特別在佛學知識的掌握等方面遠遠落在佐勤寺之後,因而多傑扎寺時常從佐勤寺聘請高僧前來擔任親教師、以此來提高多傑扎寺全體僧侶的宗教文化水準。總之,多傑札寺作為西藏自治區境內最有盛名的兩座(另一座為敏珠林寺)寧瑪派寺院之一,不僅在西藏地區的信教群眾中有很高的聲譽,而且在整個藏族地區也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在此值得說明的是,多傑札寺的寺主歷來是通過活佛轉世的方式來繼位元,其活佛尊號為仁增欽摩·多傑札。目前該寺主活佛已轉世至第十世,即上述仁增欽摩·多傑札江白洛桑活佛,其全名為仁增欽摩·多傑札·江白洛桑晉美南卓嘉措現任西藏自治區政協副主席,這從一個側面充分體現了黨和人民政府對多傑劄寺的關心和厚望。


敏珠林寺:
位元於今西藏自治區山南地區札囊縣札切鄉境內,是西藏自治區境內的兩大寧瑪派主寺之一,以繼承和發揚光大寧瑪派
南傳支系的教法而聞名於整個藏族地區。敏珠林寺是曾經擔任過第五世達賴喇嘛經師的著名伏藏大師德達林巴,於1676年宣導建立起來的一座具有鮮明特色的寧瑪派寺院。該寺院除了弘傳寧瑪派南傳支系的教法儀軌之外,主要研習藏族十明學科而著稱於世。而十明學科概括藏族整個傳統文化體系,是由修辭學、辭藻學、韻律學、戲劇學、星象學、工藝學【工巧明】、醫學【醫方明】、聲律學【聲明】、邏輯學【因明】和佛學【內明】共十個不同的學科組成。值得提出的,敏珠林寺是在寧瑪派重宗教實踐、輕理論學習的宗派氛圍中,獨闢蹊徑,不僅重視對佛教理論知識的全面掌握,而且深入系統地學習和研究藏族傳統文化,即十明學科,並在這一領域取得巨大成績。從而使敏珠林寺在整個藏族地區成為一座獨一無二的、超越宗教文化範圍的全面研習藏族傳統文化的綜合性學府。解放前,在整個藏族地區慕名前來求學的藏族僧人絡繹不絕,特別是西藏地方政府中的俗官也常到敏珠林寺學習藏族文化知識。所以,敏珠林寺對繁榮和發展藏族傳統文化所作出的貢獻,遠遠勝於對寧瑪派自身的發展所發揮的作用。比如,敏珠林寺在藏文書法上取得的輝煌成績是人人皆知的。這一書法派別曾影響了一代又一代藏族書法家,從而極大地推動了藏族書法事業的進一步發展。在18、19世紀內出現許多貫通十明學科並在藏族傳統文化上有造詣的寧瑪派高僧,這與敏珠林寺一貫在藏族地區宣導或造就研習藏族傳統文化的良好氛圍不無關係。由此可見,這種濃厚文化氛圍是敏珠林寺的一大特色。
 
目前,敏珠林寺共有53名僧人,其中老僧5人,都在45歲至74歲之間;其餘均為新僧,最大的34歲,最小為17歲。在53名僧人中除兩名分別來自措美縣和桑日縣外,皆是本地札囊縣人。寺院管理機構與多傑扎寺一樣,設寺管會,由主任、副主任和委員會組成,並行使民主管理。敏珠林寺在提倡或發揚學習藏族文化優良傳統方面,依然保持著自己的優勢。
 
桑耶寺:今日由寧瑪派、薩迦派和格魯派三大宗派主持。在寺內設有寧瑪派和薩迦派兩家的護法殿,分別供奉著兩派最神聖的護法神。這表明了寧瑪派和薩迦派同時不僅擁有教派權力,而且擔負著維護桑耶寺的尊嚴和威信不受侵害的使命。然而,桑耶寺在宗教儀式方面則不分主次,無論寧瑪派、薩迦派還是格魯派均享有平等的權力。例如,在桑耶寺內舉辦宗教活動時,主要採納信教群眾(施主)的意見來選定某派的宗教儀軌。可以說,從寺院自身的角度看,桑耶寺沒有鮮明的宗派觀念。
 
綜觀中國藏族地區的七百多座寧瑪派寺院,不難得出這樣的結論:寧瑪派在中國藏傳佛教領域具有舉足輕重的勢力,它在藏傳佛教諸多宗派中僅次於格魯派而在廣大藏族信教群眾中特別在藏族民間有著很強的影響力。
 


來源 烏金貝瑪宮殿


  
About ugyenpema  |  Contact Us  |   Copyright © 2010 ugyenpema Org. All rights reserved.   |  Design By aman. ߶ Lyon [BҡBpalau Oakley Men's Team USA Half Jacket 2.0 XL Polarized Sunglasses Oakley Half Jacket 2.0 XL BNq- Oakley Men's Team USA Half Jacket 2.0 XL Polarized Sunglasses Oakley Half Jacket 2.0 XL BNq-   |  Processed in 0.0148 second(s) +